小神猿眼神怕怕的看着面前满脸不怀好意笑容的云逸和姜天仲,最后在二人那无言的恐吓之下还是乖乖的选择了屈服。

“想让我做什么直说行不行,反正没情况了就封印我,有情况了就拉我出来顶缸这种事儿你们也做过不止一次了,彼此坦诚一些难道就不好吗?”

云逸嘿嘿一笑,“少跟老子废话,这次叫你出来是有好处给你,接下来你只需要使出力去攻击你面前这扇大门,我也不跟你玩虚的,只要你能成功让这石门上七条以上的神龙动了的话,那我便让你在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之内随便玩,保证不再让天仲将你封印起来,如何?”

小神猿闻言双眼顿时就亮了起来,随即赶忙问道,“真的?”

云逸郑重点头,“放心,我有骗过你吗?”

“好嘞!且看我来大发神威!”

这下子小神猿算是彻底被云逸给激发了斗志,只见他瞬间显化出其近百丈的神猿本体,后手持老猿皇赠与他的神铁棍就此一棍子抽在了那石门之上。

狂猛的冲击力随之化作道道流光尽数融入石门之上的那九条神龙之上,而后其中三条神龙便开始动了起来……

场面陷入了无言的尴尬之中,小神猿亦随之转身小心翼翼的看向云逸,最后却是满脸颓败的低头说道。

“你们还是封印我吧!”

然而云逸却是微微一笑,“不急,无论怎么说这里边也是有着很多宝贝的,先进去拿了再说!”

话罢,云逸二人便就此跟在小神猿背后再度进入到了那藏宝阁之中。

下雪天披肩黑发美女图片

才刚走进来,他们三个耳中便响起了那未知存在的声音。

“我擦,你们两个小家伙怎的又进来了?还带进来个更小的?你们这是作弊知道吗?”

云逸嘿嘿笑了,“是不是作弊我不清楚,但最起码现在我们进来了,莫非前辈你还想阻拦我们不成?”

片刻的沉寂之后,于暗中却是突然传出了笑声,“随意,且让本座看看这次你们又能得到什么便是!”

云逸迈步向前走去,然而就在他准备再去挑选的时候那些宝物竟如同虚幻一般再无法被他抓住。

“嗯?”云逸微微一愣,随之转头看向姜天仲,却发现他那边的情况赫然与自己相同,仅有小神猿所取之物并非虚幻,可被他真正抓在手中。

“劝你们不要小看了我们主人,每一人在进入此地之后的五百年之内即便有其他机缘可重新进入也再无法从此地带走任何东西,否则的话你们也不好好想想这藏宝阁怎会存在如此之久?”

这下子倒是让云逸二人没了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神猿在眼前撒欢,最后更是索性就此转身离开此地,毕竟前三层对他们而言也不是什么会引起他们真正渴望的存在。

“两位小友一路走好哦!”那欠揍的声音再度响起,对此云逸两人充耳不闻。

不消半个时辰,小神猿便已然挑选好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被挪移到了大门之外,姜天仲见状随之召出自藏宝阁中所得神塔毫不犹豫的就将他给收了进去,同时不忘对其说道。

“此塔共有九层,只要你能从第一层逐个破解其中禁制我便将你放出,而且从此之后再不限制你的自由,时限为我们离开荒界之前!”

话罢,也不管小神猿是个什么反应,姜天仲便直接将神塔收回,再不去理会这成天到晚就想着撒欢的小家伙。

“这就用上了?”云逸颇为羡慕的看了看姜天仲,那九层神塔可是他第一眼便看上的宝物,没想到的却是在阴差阳错之下被姜天仲给得了去。

而且云逸还在得到那青铜鼎之后还从中得知这些宝物会在显化的瞬间直接认主,其中虽无器灵,但却再无法轻易将之转送他人,因此也只得压下心中想和姜天仲交换宝物的想法。

姜天仲淡然一笑,“这东西与我的封天之术有些相同,虽说并不可完隔绝天地,但却具备炼化之能,也算是一不可多得的宝物,话说你拿到的又是什么?”

“一尊青铜鼎罢了。”云逸随手将鼎召出抛给姜天仲,而后再度于体内世界之中把那依旧陷入沉睡的黑风给揪出来上去便是一顿老拳。

伴随着数声凄厉的猫叫,黑风就此醒来,而后不等他开口问责云逸便直接打出了道神念,其中正是有关这藏宝阁的消息。

黑风双眼忽的一亮,紧接着不等云逸做出反应便凝聚其体内所有妖元对着石门便是悍然一击。

神龙动了四条。

云逸心中难免会有些失望,但心知他和姜天仲联手之下方才打开六层,此时见黑风以一己之力强开四层已然算得上是不错的成绩了,最终谓然一叹便准备就此罢手。

然而正在云逸心中升起放弃这一念头的瞬间,黑风那边却是骂骂咧咧的不干了。

“他喵的,竟敢只给本王开四层?看不起谁呢?看本王一铁疙瘩不砸烂你个死门!”

说着,只见黑风竟是直接将那挂在自己脖颈之上的黑甲傀儡战神给拽了下来,而后对着石门之上那还未来得及消失的龙珠便砸了过去。

哐啷一声!

龙珠之上竟立刻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裂痕。

云逸姜天仲登时一愣,这都能行?要知道刚才他们两人使出力也都不曾将那龙珠给打出任何痕迹,但是仅仅被这铁疙瘩战神给砸了一下就搞成了这副模样,要说他们两个心里没有受到什么打击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然而这还不算完,在裂痕出现的瞬间,石门之上那原本即将隐没的另外五条神龙竟是再度浮现,同时更有着道道璀璨无比的金光从中激射而出,就此尽数融入到那龙珠之中。

待到此地重归黑暗,仅有那龙珠之内仍旧闪烁着点点荧光。

“我他娘的,这铁疙瘩还真有些不对劲儿啊!”云逸瞪大了双眼,有些无法置信的说道。

姜天仲默然无言,只是在手上轻轻做出了个握草的姿势。

大门霍然洞开,还不等他们三个进去,一个充满了惊讶的声音却是突然从藏宝阁中传出。

“我擦咧!今儿到底什么情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