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沈七夜三人齐心协力,将鼠王的尸体运回苍北郡的郡守府时,整座郡城都轰动了。

“这就是鼠王?”

“好大的一头老鼠啊,这就是普通的金丝虎,都不是这一头鼠王的对手吧?”

“鼠王已灭,那岂不是说我们苍北郡在无鼠患了?”

“梦溪堂的弟子真是盖世神功,只用了一天就平了鼠患。”

“梦溪堂威武。”

“威武!”

……

到了最后整座苍北郡的郡城都在高呼着梦溪堂的名字。,沈七夜三人就像是打了胜仗的英雄,站在了郡守府的门口接受着全城百姓的膜拜。

“沈公子,这才一天的功夫你们就灭了鼠王,你们是怎么做到的?”韩守之就是打破脑袋都想不通,这祸害了苍北郡小半个月鼠患,就这么没有了?

而且韩守之看沈七夜三人,除了他本人身上有些凌乱血迹,林平安与段飞两人就像是出城郊游了一趟,连发型都没有乱过啊。

“咳,不就是一只大号的老鼠吗,我们三人可是梦溪堂精英中的精英,只是区区一只小老鼠而已,就算是一头虎王,我们三个梦溪堂的精英弟子也是手到擒来啊。”当着大半个全郡百姓的面前,林平安霸气说道。

私房艺术写真

说着,他还不忘伸出白皙的肉掌往天空一抓,他所抓的方向正是快要落山的太阳,这一个帅气又带有逼格的动作,当场迷倒了不少苍北郡的良家少女,尖叫连连。

段飞嗤之以鼻了一下,然后他也非常配合的加入了吹嘘的队伍,在来的路上,沈七夜就特意交代过不要多问击杀鼠王的过程,他们现在还不得狐假虎威,狗仗人势一回。

“这样也好,也帮我省去了不少麻烦。”

沈七夜见到了段飞渐渐也沉迷在了吹牛逼的快乐中,他头也不回的深入了郡守府,接下来的工作便是打道回梦溪堂了。

三天后,当沈七夜三人在次回到任务院递交任务时,梦溪堂也没有追问一句击杀鼠王的过程,但是他们却因此大发了一笔横财。

因为这个击杀鼠潮的任务,具有隐藏的金矿,三人平均都分到了一万一千点的贡献值。

“发了,发了,这样我们就能在梦溪堂呆上一年了啊,中午我请客。”领了贡献值,林平安很是豪爽的大手一挥,领着沈七夜与段飞就到食堂用膳。

但到了下午,三人准备去求知院提升自己时,三人直接在求知院的门口凌乱了。

梦溪堂有十几个分院,采用小课或者一对一的模式教学,求知院内又分十几座阁楼,每一座阁楼都代表了各自不同的领域,从丹药,武道,到轩辕历的解惑,按照不同的教学任务索取不同的贡献值。

可是当沈七夜三人站在求知院内,要求最低等级的锻造阁时,他们这才知道为什么任务院的弟子每天这么疯狂了。

“这要求最低的锻造阁都要一千点贡献值才能进一回?梦溪堂的老爷们怎么不去抢啊!”林平安当场就不高兴了,反正黑梦溪堂也是他的口头禅了。

段飞更是一脸的苦涩的说道:“而且你们别忘了,锻造这东西也不可能一次学会吧,求学锻造一次一千点,那我们要成为锻造师怎么也要来个十次八次吧,那岂不是要一万点贡献值?”

“原来我们还是穷人啊。”

沈七夜三人对视了一眼,一想到中午吃了一顿一千点贡献值的饭,他们三人都是肉疼,但这也是梦溪堂所有弟子的真实写照,也是梦溪堂运转与锻炼学堂弟子的根本。

每个人都要在贡献值与任务之中经历生与死的磨练,只有最后留下来的,才是梦溪堂最杰出的精英弟子。

沈七夜三人讨论了一小会,最终三人都进了武阁,这也是来梦溪堂弟子的大多数的选择。

武者都以追求自身的强大为最高目标,但是沈七夜一圈看下来,在丹阁或者机关阁排队等候的弟子还是不少,毕竟也有不少弟子都有自知之明。

他们知道凭借自己的实力不足以成为强大的武者,所以在来到梦溪堂之前就有了心理准备,退而求其次,选择了成为丹师或者机关师。

在野狼上大陆,千万别小瞧了这些辅助职业,传闻一位十级的机关师,凭借强大的操控机关木偶的能力,能与同等级的几位大战师抗衡,只不过与其他辅助职业相比,只有武者晋级君子境的概率最大罢了。

一个时辰后,沈七夜三人在次出了武阁,林平安立马贱兮兮的将沈七夜与段飞拉到了角落。

“问清楚了吗?”

段飞翻了翻白眼,反问了林平安说道:“那我的问题你问清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