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熠宸不确定这个方式可以不可以,但是他没有耐心了,想到顾好跟贺径庭走的那么近,心里就无比的烦躁。

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浪费,他也怕夜长梦多,当务之急是把顾好据为己有,手段卑劣点,也无妨,反正他先把人给禁锢了,再把心给禁锢起来。

顾好,这辈子休想逃离她了。

他觉得连威胁,加亲密,顾好起码会考虑,也许就答应了。

但,她还是拒绝了。

“不可能。”她冷声道:“风熠宸,休想。”

没有女人会喜欢一个不顾她意愿总是会对她用强和卑鄙手段的男人。

她要的是尊重,是呵护,可不是这样命令,不尊重。

风熠宸听闻,眉梢一挑,视线凌厉的落在了顾好的身上,俊美的脸上泛着笑意,只是那笑容不达眼底,只有无边无际的阴冷。

顾好被他盯着,感觉骨头都要被盯出来两个窟窿来了。

她知道,风熠宸这样子很危险。

但是要她屈服,她做不到。

美腿少女写真

她倔强的目光对上他阴冷的目光,没有回避。

男人的脸更加的棱角分明,微微一笑,很是阴森寒冷,道:“我拒绝的拒绝,说了不算。”

“那就弄死我好了。”她真的气急了,“我宁死也不会答应的。”

“想死?”风熠宸轻笑了一声,仿佛是听到了最大的笑话,“想要死,不要儿子了?”

顾好一下子僵了,看着风熠宸,眼中闪过了一抹惊慌。

“舍得丢了儿子不管?”风熠宸道:“一个母亲,可以不要几岁的孩子,想着去死,真是自私。”

“这是逼的。”她忍不住反驳。

风熠宸轻笑了一声,像是看笑话一般。

他忽然伸手,一把把顾好抱起来。

“干什么?”顾好尖叫。

“如所愿。”他说。

顾好警惕起来,使劲挣脱。

可风熠宸力气很大,伸手扯下来领带,一把缠绕上顾好的手腕,把她整个人给绑了起来。

“风熠宸。”顾好立刻吓到了,赶紧的喊道:“放开我,不要这样。”

“如所愿,我弄死。”他一字一句道:“既然想要死,那就试试吧。”

他把顾好整个人给抱起来,包也拎着,直接挟持走了出去。

把顾好整个人塞进车里,他车速开的很快。

顾好看着眼前的接到在自己的视线里嗖嗖的闪过,头很晕,眼花缭乱,她很害怕,感觉胃里都要上来了。

“风熠宸,慢一点。”顾好尖叫。

风熠宸只是看着前方的路,踩到了最大的油门,道:“最好坐好,不要惹我,否则我今天撞到了何处,都不是我能控制的。”

“神经病。”

“想死,我陪着。”他冷声道:“现在,停不下来了,只能跟着走。”

车速越来越快,这方向,不知道去了哪里,她看的眼花缭乱,都不敢看了,只能闭上眼。

风熠宸车速确实开的很快,但是都在他控制范围内,一直到了山上别墅,他一气呵成把车子开进了车库,直接从里面下车,把顾好扛起来,往楼上走去。

管家吓一跳。“先生——”

“滚一边去。”风熠宸喊道:“谁也不许打扰我。”

“是!”管家看他把顾小姐给扛回来的,真是吓人,这就跟山贼抢了压寨夫人似得弄回来就着急洞房花烛,完全没有套路,真是野蛮。

管家赶紧溜了。

顾好大喊道:“救命。救命!”

没人理会她,看都不看,管家完全当没有看到。

风熠宸把顾好给扛到了楼上,丢在了柔软的大床上,顾好吓得一个瑟缩,快速的翻身,蜷缩起来,戒备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他站在那里,把西装外套一丢,双手叉腰,居高临下的看着顾好。

顾好抿了抿唇,已经明白了接下来可能发生的问题。

她越是反抗,眼前的男人越是来劲。

她决定不发一言,只是戒备的看着风熠宸。

风熠宸不动声色的望着眼前女人,还算聪明,至少没有再喊,要是再喊一声,他立刻把她弄的没劲喊。

顾好抿紧了唇,垂眸,遮掩住眼中的心虚害怕。

风熠宸不动声色的看着她。

很明显,这丫头不是真的傻,知道这里喊也没用。

但是,他今天来劲了,看着她,就来火,一股子邪火烧起来,让他很快就有点控制不住。

下一秒,他在床边坐下来。

顾好吓得一个瑟缩,赶紧往后面一退,慌乱里,衣服被她搓的斜斜垮垮的,立刻就露出来了无限风光。

风熠宸扫了一眼,立刻喉结滚动,咽了咽唾沫。

他眯着眼睛看了顾好一阵子,白皙的面庞,戒备的眼神,那张小脸巴掌大,看起来很是年轻,怎么可能是一个好几岁孩子的妈咪。

想到她生过孩子,心里就憋闷,可想到自己一辈子拥有这个让他冲动的女人,心里稍微好了一些。

越是想,越是看,心里越是毛毛躁躁的。

风熠宸很快敛了神色,声音低哑的开口道:“别再往里面缩了,的衣服都开了。”

顾好一惊,下意识的看自己。

果然,衣服的扣子都开了,她的脸腾地红了。

她快速的用胳膊肘子挤了挤衣服,可是还是弄不好。

“别弄了。”风熠宸道:“扣子开了,再弄,只会露出来更多。”

“给我解开。”顾好冷声道。

“别浪费时间了。”风熠宸道:“解开,只会让更嚣张。”

顾好无语。

风熠宸坐在床边,继续道:“顾好,我知道希望被尊重,我也想要给,但是,不听话,我只能这样了,我怕我尊重,换来的是跟别的男人走了。”

别的男人?

顾好错愕了下,忽然想到了,他说的是贺径庭,最近这些人怎么了,怎么都说她跟贺径庭?

他们只是好朋友,亲人般的好朋友而已。

“所以,我只能把给上了,然后再慢慢的尊重。”风熠宸语气里带着一点点低沉的沙哑,听起来还有点无奈:“无论承认与否,都不是一个好弄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