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有问题!”

两次必中的一击都被这个神秘人躲开了,萧然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不是萧然自傲,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来说,能躲开他攻击的人不说没有,但绝对不包括眼前的这个男人。

这家伙是靠着他那种能够诡异无比的能力,才堪堪躲过了萧然一次又一次的袭击。

“你是什么人!”

萧然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出声说道。

神秘人没有回答,只是深深的看了萧然一眼,然后转身就跑。

“妈的!”

萧然没有想到这家伙转身就逃,再次恼怒的追了上去。

可这时,忽然从树林的两边出现了两道人影。

这两人正是跟在夏江河身边,疑是华国特殊部门的特工。

这两人一左一右,完全封死了神秘人逃跑的路径,与身后的萧然形成了一个三角,将他完全包夹在三人当中。

纽约博主街头风采优雅又迷人

“举起手,放下你手中的人!”

冷漠男手持一把消音手枪挡在了神秘人的面前,沉声说道。

神秘人似乎知道了自己的处境,将高源放在了地上,举起了自己的双手。

冷漠男和冷漠女站在神秘人的前面,看到他举起了双手,就想去抓放在地上的高源。

但是从身后,萧然看到一些诡异的东西。

这个神秘人背后的肌肉鼓胀了起来,本来就极为壮硕的他,身体似乎又膨胀了一些。

萧然感觉事情不对,立即出声提醒:“小心这家伙,他有问题。”

可惜萧然喊的还是晚了一下,那个神秘人在冷漠女走向高源的时候就已经动了起来。

这个神秘人如同一头棕熊一般,张开了双手就朝着冷漠女抱了过去。

按照这家伙的体形,只要被他抱住了可就别想着挣开了。

冷漠男的反应也是极快,几乎在萧然刚出声提醒的一瞬间就抬起了枪口,对着神秘人进行了射击。

“哒哒哒!”

子弹几乎连成一条直线一般,击中了神秘人。

可是令人惊恐的事情发生了,这个神秘人的身上仿佛穿着一件防弹衣一般,子弹打在他的身上立即变形,然后落在了地上,连他的肌肉都没有破开。

就在冷漠男愣神的一瞬间,神秘人就已经抓住了反应不及的冷漠女。

“嘎啦!”

骨骼摩擦的声音想起,冷漠女那张万年不变的扑克脸上都露出了极为痛苦的表情。

好在冷漠女也不是一般人,骤然的痛苦过后她就适应了过来,强忍着剧痛从她盘起的头发当中抽出了几支细长的钢针,朝着神秘的脑袋上扎了过去。

这也就是神秘人带着面具,不然这几根钢针是刺向他的眼睛的。

神秘人不得不松开了冷漠女,一拳轰中了冷漠女的胸口,整个人都被轰飞了两三米远,装在了一颗树上之后才停了下来。

落地之后,神秘女立即吐了一口血,整个人的精神都萎靡了下来,再也爬不起来了。

冷漠男见状立即红了眼睛,手上一抖便多了一把做了亚光处理的匕首,三步做两步的出现在了神秘人的面前,朝着他的心窝捅了过去。

萧然也没有看戏,虽然不知道冷漠男和冷漠女是什么人,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留下高源。

所以在冷漠女被打飞之后,萧然也朝着神秘人冲了过去。

面对萧然和冷漠男的夹击,神秘人显得不慌不忙,诡异的再次身体平移,躲开了冷漠男匕首的袭击,同时伸出了他蒲扇一般的大手,一把抓住了冷漠难的手臂,直接将他朝着萧然扔了过来。

“该死!”

看着冷漠男如同炮弹一般撞了过来,萧然不得不狠狠的踩踏了一下地面,让自己强行调转了方向,朝着斜上方跳了起来,躲开了冷漠男的撞击。

一般萧然与人近身格斗,很少会跳起来攻击敌人。

毕竟跳起来时候留下的破绽太大,容易被人给针对。

但这次不一样。

这次起跳是萧然早就在脑子里面构思好的,必杀的一击。

只见萧然起跳之后,拧动腰部让自己在半空当中强行转向,双腿落在了一颗大树的树干之上。

随后他奋力一蹬,巨大的力量在树干上留下了两个深深的脚印,接着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朝着神秘人的后脑勺飞了过去。

萧然对人体构造了若指掌,知道控制身体的脑干等重要部位于后脑处,只要让他暂时失去进攻能力,就只能够任由萧然炮制。

但这神秘人块头虽大,却不是傻子,见萧然几个纵越之间就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他立即做出了防御姿势。

用他一双蒲扇般的手上护住了后脑和脖颈处,整个人也半蹲了下来,打算硬吃下萧然这一击。

“这家伙好强的战斗意识!”

萧然没想到对方防范的如此严密,无奈之下只能在神秘人的背后狠狠的蹬了一脚,整个人飘然后退,与他拉开了距离。

神秘人被萧然蹬的一个趔趄,好不容易站稳,萧然的攻击再次袭来。

这次萧然也不讲什么高手风范了,出手就是杀招,直接奔着眼睛、咽喉、下阴等部位而去的。

这样的打法放擂台上这妥妥的是下三滥,但战斗当中这些部位就是人体最为脆弱的部位,挨一下就能够直接让人失去战斗能力。

不过萧然面前的这位对手诡异的地方可不止一处,光凭肌肉就能挡住小口径手枪的子弹来看,萧然就不敢有任何的大意,始终保持着三分余力。

“嘿先生,你的招式很不绅士。”

与萧然拆解了几招之后,神秘人终于忍不住说话了。

神秘人说的是英语,但是口音很奇怪,有些像古英语的发音,每个尾音似乎都刻意的带着翘舌音。

“我还以为你是个哑巴!”

萧然讥讽道,但是手上却没有半分停歇的意思,阴损的招式连绵不绝。

也许是被萧然的招式弄的恼火了,神秘人怒喝一声硬挨了萧然几下,然后将萧然给逼退了几步。

“阁下我无意与你为敌,为什么要苦苦相逼呢!”

神秘人与萧然拉开了距离,冷视萧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