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虽然,在该出手的时候他依旧毫不留情,但现在的他跟人沟通的时候,只要没有对他构成威胁,他已经能用很平和的态度去跟人交流了,甚至现在还能跟这些人虚与委蛇几句……

林城并不知道这种心态的转变到底是好还是坏,但不管怎样,他现在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起码进入基地以来,除了那个夜魅族以外,他竟然没有再树立别的任何敌人,这对之前杀戮无数的他来说简直不可思议!

无论如何,世界末世已经降临,若是能天天保持着这种平和的心态,那么对他来说,无论是跟人沟通还是战斗都会取得不小的进步!

甩了甩脑袋把这些杂绪甩出脑海后,林城跟在张姐身后,在又转了几个弯后,终于在一扇银白色的舱门前停下了脚步。

“是小张来了吗?门没锁,们直接进来吧!”

到了这里后,张姐举起左手正准备敲门,却听门内忽然传出一阵略显苍老的声音!

听到这句话后,林城忍不住皱了皱眉,心里忽然起了几分警惕!

来之前张姐就告诉过他,负责做分配测试的是一名叫王老的人,而此时门内的声音又如此苍老,不用想,林城就已经知道,说话的应该就是王老本人!

但问题在于,能隔着一道门就察觉到对方是谁的能力无非就是那几样,听觉强化和透视都能做到这些,但这个王老可是一名分配测试员,打死林城他也不会相信对方觉醒的是这些烂大街的能力!

但若是抛开这些普通能力的话,那么这个王老的能力就有点诡异了……

隐隐猜出这个王老到底觉醒了什么能力后,林城眉间忽然一展,轻笑一声便跟在张姐推门走了进去。

小清新美女盛夏街拍图片

“资料放桌子上,小张就在这里等着,……”

刚走进屋内,张姐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一名满头白发一脸褶子的唐装老者直接向她命令道,随后又一指林城说道:“跟着我进里屋!”

见这王老一副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张姐一脸苦笑地正要跟林城解释两句,却被林城笑着打断了。

“好的王老,我这就来!”

笑着应了一句后,林城朝张姐比了个ok的手势,示意她不用担心自己,随后便跟在王老身后走进了里屋。

外面那间办公室的面积大概只有十多平大小,林城本以为这间里屋会更小,却没想到,一脚踏进来后,竟发现这间里屋竟出奇的大,粗看之下起码有上百平的面积!

“这间测评室虽然主要的作用是用来测试分配新人的,但舰队出海之后却会变成舰队成员的锻炼房,考虑到用途较为广泛,所以面积才会这么大……”

见林城一脸不解的模样,之前还一脸冷漠的王老却忽然向他解释了几句。

听到王老的解释,林城这才恍然大悟,心里却忍不住升起几分怪异的感觉。

这老头之前明明一副雷厉风行废话极少的态度,可进了测评室之后态度却忽然大变,虽然神色间依旧有些冷漠,但跟外面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

察觉到林城表情有些怪异,王老冷笑一声,却没有多做解释,而是带着他走到空荡荡的测评室正中间,一指地面对他说道:“站在那里,然后释放的能力!”

闻言,林城也只能收起心中的不解,走到王老所指的位置后站直身子,随后双手忽然一握,就见四道一米多高的冰墙瞬间立在了他身体四周!

“控冰?真够少见的……”

见林城转瞬间便召出了四道寒气四溢的冰墙,王老眼神忽然一亮,表情也终于不再冷漠,带着一丝笑意边鼓掌边称赞道。

围在这四道冰墙边上仔仔细细观察了片刻后,王老忽然问道:“既然连这么厚重的冰墙都能召唤,那……”

没等他说完,已经领会出他意思的林城随手一甩,就见四道冰锥“嗖”地一声划破空气,直接刺进了金属包裹的墙壁上!

“好!”

见钢铁墙壁瞬间就被这四道冰锥给刺穿了,王老却毫不在意,大声叫好了一声,随后连忙跑到墙边又仔仔细细地观察起这只剩下锥尾的冰锥!

“太强了……原来控冰能力竟然能修炼到如此地步,实在是……不可思议!”

看着刺进钢铁墙壁内,冰锥本体却丝毫没有断裂的痕迹,王老一脸失神地喃喃自语道,似乎已经忘记林城的存在了。

见状,无奈的林城只能轻轻咳嗽几声才将一脸失神的王老给唤了回来,同时对这个能瞬间沉溺于能力研究的老头心里忽然升起了几分敬意!

虽然这个老头之前的态度实在不怎么样,但他对能力的解析却很专业,林城只是随意露了一手,他就能瞬间分析出控冰能力其他的使用方式,这种几乎等同于本能的分析能力若是搭配上一种可塑性极强的能力,那几乎就是毁天灭地的存在!

知道这个相貌极为普通的老头很不简单后,林城先是清咳两声,随后问道:“能力我也展示过来,不知道王老准备把我分配到哪艘战舰上呢?”

听到林城的询问,正蹲在地上研究那四支冰锥的王老这才抬起头,紧皱着眉头问道:“分哪?哪都别想去!”

“不是……您这话什么意思呀?”

闻言,林城不禁神色一怔,一脸不解地追问道。

“真够笨的!”

见林城一脸懵逼的模样,王老很是不屑地嘲讽了一句后,斩钉截铁地说道:“我的意思就是,哪也别去了,就留在一号舰上吧!”

“我?留在这里?”

发现这老头竟然想把自己留在一号舰上,林城顿时就迷糊了,“可我听说一号舰上都是些重要干部啊,而且我也只有四段……”

“呵……”

没等林城说完,王老便直接冷笑一声将他打断了,“小伙子,四段这种话拿去骗一骗那些笨蛋就算了,但千万别想糊弄我!这么跟说吧,若是只有四段的话,所召出的冰锥根本不可能刺破这些铁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