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开眼睛。

看着天已经黑下来,孩子们都不见了,林山很是奇怪,他竟然睡了这么久,这可是直接睡了一个白天,不正常,很不正常。

林山皱着眉头。

难道自己是真的累了?

可是他也没做什么耗力的事情呀,就昨晚的训练强度,他顶多睡三小时就能恢复,而不是这样毫无意识地睡了一个白天。

对了,晚上,林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同,他感觉这个世界好像清晰了很多,不过并不是视觉上的清晰,而是感官上了,和睡前很不一样,这只有实力提升之后才会有的现象。

总不可能睡着了都能提升实力吧?

这么扯淡?

又试验了一下,林山眉头皱得更紧了。

拳力没什么增长,身体强度也没发生什么变化,仅仅只是感官,感官,感官?林山好像又意识到了什么,眼中满是不可思议,随即赶紧闭上眼睛,运行起熟悉的功法。

下一刻,林山心头剧震。

眼睛都瞪圆了。

粉嫩学生妹温馨午后私房照

我勒个草。

他发现自己竟然拥有了精神力,感受着脑海种的精神力种子,虽然只有几丝,还不是很强大,但是却有种缓慢增长的感觉。

控制精神力,也只有天域级别才能做到吧?

武者阶段,只是强化身体,没有其他异状。

地师阶段,开始强化血脉,掌控气血能量,有点像是武侠里的内力。

天域强者,开始觉醒精神力量,掌握精神力,摄魂、读心、控物,飞行,无所不能,在他重生前,世界没有一个天域强者在地师阶段就能掌握和运用精神力的,更别说是武者阶段,还是他这种武者一阶,还未达到二阶的人。

太不可思议了。

前两个阶段根本触摸不到精神力量,可是林山却是真正感受到了自己已经觉醒了精神力量,还能控制,这种熟悉的感觉,他是不会记错的,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重生以后带过来?

想了半天,除了这个,林山也没想出来有其他可能,随即也懒得想了,也许这就是重生者的金手指吧,不然还能怎么办,想破头吗?

他还没那么无聊。

看来,他要走的是人类从未有人走过的路。

念及至此。

林山一阵激动。

他万万想不到,他刚才近乎躺赢地干掉了差点让地球毁于一旦的‘红栖蚁皇’。

精神力的作用他是知道的,那是真正的高阶技能,就像拥有气血之力的地师对武者一样,天域对地师也是碾压式的强大,有了精神力的天域,甚至仅仅是使用精神力,就能分分钟撂翻一般的地师,动都不用动的。

很简单。

你一刀子刺过来,在天域强者的精神力控制下,很可能刺向自己。

不过现在林山的精神力和天域不一样。

他的现在还太弱小了,天域强者初始的精神力就很强大,能够轻易把一辆汽车捏成球,而林山现在的精神力却是只有几丝,好在还在不断增长。

至于原理。

林山也不知道,索性根本想不通,只能用前世带来的安慰自己,或者神魂空间的福利。

拿起背包。

打开车门。

林山向着厂房走去。

走进漆黑的厂房,林山没有丝毫的害怕,意念一动。

平台上的01号老鼠抓起一个油纸包就甩了下来,林山单手稳稳地接住,放进了背包里,就这样,不过十来秒,五个油纸包就别林山放进了背包,看着鼓鼓的背包,林山笑了笑。

落袋为安。

背起背包,01号也纵身一跃,稳稳地落在了林山的背包上面,林山并没有把01号收回去,等会儿还要抓老鼠呢,放回去做什么。

然而

刚刚走出厂房。

看着自己车子的方向,林山皱起了眉头。

因为自己的车子旁边出现了十来个拿着木棍和其他武器的人,都是年轻人,一看就是不良少年,自己没有锁的车里也坐着两个人。

“那个谁,过来。”一个站在车前领头的黄毛大声说道。

林山很是‘听话’的走了过去,自己的车可不能不要了,一瞬间,他就明白了这些家伙想要做什么,打劫,就是不知道是路过还是等待多时。

来到近前。

“你们想要干什么?”林山直接问道,脸色不变。

黄毛冷笑一声,手中的钢管轻轻地敲着皮卡车的前盖。

‘铛。。铛。。。。’

“这位大哥,我们对你包里的东西很感兴趣。”黄毛似笑非笑道,他家就住在不远处,刚才他和哥们喝酒,在二楼远远看见这个被他们讨论了半天的皮卡车上面下来个人,还背着包去厂房,他们顿时觉得今天可能抓着大鱼了。

喝了点酒,酒意上头,也顾不得那么多,干一票先潇洒了再说。

才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看着林山背着的鼓鼓的背包,黄毛笑意更浓了。

林山也有点郁闷,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完超出了预料,看来还是受到兽星环境影响,对于意外的认知标准不准确,现在想想,再挖一段距离,在无人的路边‘捡’比这还安点。

算了。

下次注意。

先解决眼前的困难再说。

林山也懒得多废话一个字,解下背包,上前几步,放在了汽车前盖上,丝毫不理黄毛的叫他停下的话。

看着林山若无其事地把包放在车上,脸上没有丝毫的害怕和惊慌,好像他们就是空气一样,心头有点吃不准是有恃无恐,还是林山性格就这样。

可是。

林山没有给他多余思考的时间,把包放下后,林山的气势突然变了,身体如出山猛虎般开始展现它的威严。

没有多余的花哨动作,林山直接一脚。

“砰。。。”

黄毛被踢飞出去,躺在地上。之后,林山狼入羊群般冲进了黄毛这边站着的五个人,一人一招,没有多余的动作,部撂倒在地。

不过一分钟。

地上躺了一片,不断地哀嚎着。

林山没有下重手,免得引来警察耽搁了自己的行程。

这些混混,现在还能有点生存空间,但是在异兽入侵之后,这种人就是第一批被清理的对象,不务正业,到处厮混的混混,部被抓去劳动,给一份工作,不想干?还想混?那就不好意思了,这种人是会被判刑的。

躺在地上,感受着身体的疼痛,没个把月是别想养好了,绵羊瞬间变成恶狼,难怪之前林山对他们视而不见,原来根本就看不上他们,一时间,他们悲从心来,尼玛,原来咱还真是小杂鱼一样。

看着林山离开时那冷漠不屑到极点的眼神。

没人敢撂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