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庸看了看这百花美女图,再随着叶福贵看着下方吴家花园,这一下,那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了。

“师傅,弟子愚钝,原来,这七个位置,犹如一颗北斗七星啊,这个竹楼,正是位于北极星位置?”

吴庸再次说道。

叶福贵也点点头。

“这正是七星拱月的布局,果然,十分巧妙,比二师兄布置的都要巧妙,这个竹楼正是七星拱月的核心,其他七个地方,那也是灵气聚集之地,这三个正是经常所在的七星海棠,小亭子,还有这那一池青莲位置。”

“其他四个,那也是种植着奇花异草吧?”叶福贵询问着吴庸,吴庸也点点头,这一下,叶福贵果然猜测推演对了。

“二师兄?师傅,我现在见了大师姐,还见了三师姐了,就是未曾见过二师兄啊,二师兄是?”

吴庸恭敬的询问着叶福贵,确实,今天吴庸见到了庞琳琳,这可是大师姐啊,还小小年纪陪着师傅,一起治疗了秦之风老爷子的病情,简直是太神奇了,不愧是他们师门的大师姐。

这样一来,二师兄岂不是成了叶福贵师傅,男弟子之中的大师兄吗?这地位那就是更高一步了。

“二师兄,说起来也是不打不相识,当初,他还受了薛飞的蛊惑,想要刺杀我,后来,倒是被我收复下来,还帮着他突破了金丹境界,现在,二师兄正帮我炼制着一些丹药,同时,他也是一位风水大家,我还想将未来我的山水庄园,交给二师兄主持修建。”叶福贵也未曾隐瞒吴庸。

现在,叶福贵四个徒弟,叶福贵对这个吴庸,倒是情有独钟,倒是十分十分的照顾,不要小看这个吴庸已经七十三岁了,但是,现在,他也踏入了修行者之列,虽然修行晚了,但是,吴庸的根基十分深厚。

叶福贵也稍微轻松推演过了,这个吴庸,起码可以轻轻松松活到了一百五十多岁,到了一百二三十岁,吴庸老爷子还是眼不花耳不聋,还是像六七十岁的样子。

妹妹好美丽

一百五十岁,现在,吴庸这才七十三岁,按照这个年龄计算,吴庸岂不是还可以活的七八十年。

这就好比一个普通人,要是能活七十岁,或者六十多岁,那么,一半岂不是三十多岁,正是人生壮年时刻。

现在,吴庸有着丰富的投资经验,还有着管理种植花草的家传,这对叶福贵的布局来说,简直是无与伦比。

“原来这样啊,没想到二师兄,倒是我们几个之中,实力最强大的,师傅说要修建一座山水庄园,是不是未来的桃花山庄,有名相知山庄,根据我们吴家的祖先留下来少量,关于穿梭者的消息,这一位穿梭者,也有着一座山庄,后来,我们吴家这边,才留下来了这大宅院和吴家花园,正是,仿照穿梭者的桃花山庄布局而来。”

此时,吴庸再次证实起来,严肃起来了。

叶福贵点点头,居然还有这种情况,看来吴庸将叶福贵,当成了穿梭者,这个叶福贵是穿梭者的可能性,起码,再次提升了一成吗?现在,叶福贵也感觉,自己有着六成的机会,可能是这一位穿梭者。

“原来这样,确实,我要建造这一座山水庄园,也就是桃花山庄,起码也需要上亿的投资,只是,我现在根本没有那么多,不过,这一次得到了保管的财富,完全可以起码筹划,备料,然后规划动工等等。”

“我感觉这边的财富,起码够三分之一,或者四分之一了吧,到时候将桃花山庄建成了,随着桃花山医院比邻,这样,就可以有着一个旅游,医疗,风景,住宿等等功能性一体的存在,到时候桃花山的乡亲们,想要不富裕,那也是要难了啊,起码,可以圆满帮着张颖,完成她的约定了。”

叶福贵筹建这个山水庄园,其实,在省城向张天行祝寿,还将风雪山水图送给张天行的时候,叶福贵和马春兰,就有着这个规划了。

只是,当时以叶福贵的人力,财力,想要建造这个工程,无疑是难于登天,好比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不过,叶福贵丝毫也未曾放弃,他一步步的筹划和准备着,当然,现在虽然有了吴庸这个蓝色扳指之中的一些财富,叶福贵可以开工了,但是,叶福贵也完全不急,一切谋划好了,再一起行动不迟。

“师傅,既然这样,我的蓝色扳指戒指之中,起码,还有着九大箱子的金银珠宝,也起码价值七八千万上亿了,不如师傅现在就拿走,我还有着一个多亿的投资,也是可以完全给师傅用。”

吴庸倒是没有什么,现在,他能够跟随着叶福贵一起修行,他有怎么在乎这些家财,更不要说叶福贵还是穿梭者的身份。

叶福贵微微一笑,“吴庸,这个倒是不必,因为我现在也只是勾画,大概有一个蓝图而已,想要一起建设,半年之内起来,恐怕也是不行的,万丈高楼平地起,那可是神话,罗马也不是一天建成的,咱们就算是建个房子,起码也要诸多的过程,所以暂时不急,继续进行投资。”

“这个投资团队,倒是不错啊,以后也帮帮师傅,师傅这边还有这一千多万的闲钱,到时候交给来打理打理,我相信亏不了吧。”

“现在,要是将这个一个多亿转给我,恐怕,那个时候,们吴家又要鸡飞狗跳了,这样对修行,那可是百害,我根本不需要,等我需要我再通知即可,对了,秦之风老爷子,到了没有?”

叶福贵再次询问一下。

现在,叶福贵随着吴庸,再次一起下了这个竹楼三楼,来到了竹楼的一楼大厅了,这边的茶几上,已经布置好了上等的碧螺春,等待着招待秦之风,秦府山,秦府阳,秦家的贵宾了。

其实,一个小时前,秦家也到了另外一个家族的中间联系,那就是省城的薛家,想要息事宁人,将一切推到了妙影的身上,杀害了秦乐然,倒是只是一个误会,不希望引起两家不必要的冲突。

为了随着秦家和解,现在,薛家倒是愿意,将薛家在璧山市一些产业,转移给了秦府山这边。

不过,这些产业,几乎有一半亏损,只有这两家处于盈利状态,折合起来也不过三千万不到的资产。

三千万,对于普通人来说,死个儿子可以得到了三四千万,恐怕,早就屁颠颠的同意和解了。

但是,璧山市秦家,这是什么样的存在,尤其是秦之风,还是璧山市唯一的即将突破金丹境的修行者。

这一次,秦之风要是低头了,恐怕,就算是踏入了金丹境,那也有一些抬不起头来了,这可是他的亲孙子。

而且,秦乐然还是秦府山和杨素红唯一的儿子。秦家随着杨家,那也是门当户对,杨家是南阳那边大世家,随着璧山市秦家,关系密切非比寻常,只是,秦府山和杨素红,也就生育了秦乐然这么一个孩子。

正是因为这样,或多或少,秦府山和杨素红,对秦乐然还是娇惯了一些,这才令秦乐然有一些嚣张跋扈。

这些,秦之风也教训过,只是,未曾想到还真的出了这种问题。

“已经到了,现在,刘秘书正有前门,携带着他们过来,后门那边来的街道,好像出了一下车祸,所以,他们绕道了我们吴家花园的前门那里,这倒是耽误了七八分钟,让师傅久等了啊。”

这个时候,吴庸也将刚刚询问来的消息,告诉了叶福贵,确实,这边的街道比较窄,有属于城中村,老城区的就地方,所以,这种到了下午车流量大起来,还真的有时候要发生一些车祸,交通事故等等。

“车祸,什么车祸啊?有没有大问题?”

叶福贵询问一下吴庸。

这个,吴庸倒是未曾询问,但是,叶福贵提醒了吴庸一下,现在这是非常时期,薛家这一次,将三大顶级杀手全部掉了过来了,只是,现在损失了一个妙影,还是有着足够的力量来对付叶福贵的。

“这个,师傅给我三分钟的时间,我派吴大花去查查。”吴庸点点头,果然,这一方面叶福贵还是小心谨慎的。

不过,现在,叶福贵和吴庸位于了吴家大花园,有了一些充足的准备,而且,叶福贵现在还可以初步的掌握了吴家大花园的布置秘密,甚至,还可以操控起来了吴家大花园,十分之一的力量。

这样一来,恐怕,就是一位金丹境的修行者,来到了吴家要来对付叶福贵和吴庸,恐怕,也无法靠近这个竹楼,就要身死道消了。

这一点,毋庸置疑,就算是能够闯过了三道机关,那样,来到了这个竹楼下方,那也是强弩之末了。

果然。

远处,刘管家带着秦之风,秦府山,还有这秦府阳,秦家父女三人,一起来到了吴家花园,有着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道,正朝着这个竹楼行走而来,十来年再次来到了吴家花园,秦之风老爷子,也回味深长起来了。

十来年了,这吴家的花园,倒是未曾有着什么大的变化,只是,现在,秦之风的修行,相比较起来十年前,眼光起码开阔了三倍不止。

现在,秦之风发现,吴家的这一座大花园的布局,十分巧妙,可以将天地之间的灵气,转回聚集起来,降临到了吴家花园汇聚起来,所以,这里才是绝佳的风水修炼宝地之一了。整个璧山市,这么大的范围,秦之风当然知道,三个修炼之地,当属吴家花园首当其冲,冠绝群芳?

其他三个修炼之地,倒是有着两个已经破坏了,另外一个,虽然是修炼上好地方,但是,不适合秦之风修炼。

这里,吴家大花园,院落中间那个风雨小亭子,才是最适合秦之风修炼的地方,这一点,秦之风比谁都清楚。

叶福贵和吴庸,也亲自出来,迎接了秦之风,秦府山,秦府山秦家父女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