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薇!”

凌安安是个聪明人,认识江薇这么久怎么会不知道她此刻的反常,顿时板正了一张脸佯装生气。

“你在做什么!”

江薇被点了名,很是心虚的嘿嘿一笑:“我这不是在想你刚刚说的话嘛……”

她撒着娇,面上是难以掩饰的尴尬。

凌安安毫不客气的戳穿她:“既然你这么认真,那你不如说说我刚刚到底都说了一些什么?”

江薇:“……”

什么时候她家的安安变得这么精明狡猾了?

“哎哟,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我的好安安我错了,我刚刚不该走神的。”江薇立刻上前拉扯住凌安安的衣袖好一阵撒娇。、

凌安安对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只得无奈的叹气:“你啊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一点,公司这么重要的事情你竟然都不上心,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可是关系到整个小卟点运转的人啊!”

这颇为恨铁不成钢的话听得江薇有点心虚。

“公司发生什么事情了?”

清纯美女舒展眉眼高清外拍图片

“诺,自己看。”

江薇接过凌安安递来的文件,就这么翻看了几页,脸色就变了一变。

“什么鬼,我们的货被扣押了?”江薇差点没跳起来。

“对啊,这本来是要销往C市的,可是还没下货呢,就被人举报我们的产品不合格,被那边给扣押了,这件事在C市闹得风波还不小,估计在那里我们的财路要被斩断一半了。”

公司总部不在那儿,那边只是有个销售点。

现在这批货在那儿出了点问题,只怕影响会不好。

C市是江薇好不容易才打开的一个市场,那儿是经济要塞,交通枢纽,要是把那边的市场打开了,他们小卟点肯定能上一层楼。

可是现在爆发了这样的事情,只怕他们的计划要停搁一段时间。

然而现在的小卟点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

“经过我的初步查探,基本可以断定这是人为的恶意竞争,薇薇,我们小卟点自创立以来,就一直争议不断,虽然这其中收获了一批真爱粉,但是黑粉的数量也是不少的,这件事我们如果不能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只怕这后果不是那么简单的。”

凌安安的话江薇又何尝不知,小卟点每出新品都会惹出绯闻,虽然可以增加新品的曝光率,但是口碑却是难以做起的。

一个公司没有口碑,那还怎么发展?

“这件事让我想想办法。”江薇蹙眉,认认真真的想着攻略,但是现在她并不在C市,对那边的环境和市场没有办法准确定位。

“我想,我可能要去一次C市了!”

凌安安吃了一惊:“你要去C市?你疯了吗?这种事随便派一个靠谱的经理去做不就行了,你干嘛非得亲力亲为?”

“除了我之外,没有人更适合了,安安,你刚刚不是还说我的存在关系到小卟点的存亡吗?现在就是我们小卟点面临考验的时候了。”

江薇说的笃定,饶是面对着这样的危机,她也能轻松应对。

不就是一个货物扣押吗?这在商场上是很常见的,只要她亲自去处理,就不愁没有做不好的。

凌安安见她心意已决,眉头不由得微蹙,然后淡淡的问出了口:“傅医生会同意你去吗?”

“他不同意也得同意,这可是我的公司,我得认真应对!”江薇一本正经的说着,然后就坐下来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

这件事得从长计议,她亲自跑一趟C市怎么都得把这件事给压下来才行。

出差的日程就这么被提到了前,其他的一些工作江薇都往后顺移,整理好这些之后,也差不多到了下班的点。

江薇收拾好东西下班,傅东离还没有来。

傅氏集团的月末都是极其忙的,他作为傅氏未来的继承人所以工作也不少,江薇给他发了条微信,告诉他自己先去医院看望父亲了,让他下班后直接回家。

傅东离也是很快速的给她回了一个“好”字。

他们现在的生活越来越趋向于平静安宁,就跟普通的情侣没有两样。

医院内,消毒水的气味扑鼻,江薇买了些水果去了江大同的病房,此刻的病房内并没有人。

宋莜岚是下去买饭去了,江薇索性就拉过椅子,坐在了江大同的旁边,看着他睡着的样子,鼻子酸酸的。

“你不醒我挺无聊的,都没人天天陪我斗嘴了!”江薇看着他自言自语。

“爸,你是不是挺享受宋阿姨每天都来陪你的?其实你要是清醒过来,你们会更幸福。”

“宋阿姨人很好,为了照顾你基本不回家,而且还不顾家里的争议,爸,你确定不睁开眼睛看看这些?”

“我和东离的感情很好,我们决定等你醒来再谈结婚的事情,您应该不忍心看着女儿孤独终老吧?而且您不是早就想让傅东离那小子听您的话了吗?”

“……”

江薇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长串的话,但是床上的人儿却是毫无动静,她叹气,也不知道这手术什么时候安排,他又能够什么时候醒来。

“薇薇,你什么时候来的?”

宋莜岚很快就回来了,推开门看到江薇还有点惊讶。

江薇立刻偷偷地转过去擦了擦眼泪,然后笑眯眯的站起身来:“我来了有一会儿了,今天下班早就过来看看爸,顺便买了些水果来看看阿姨您。”

“你看你这孩子,就是懂事,来就来了买什么东西?”

宋莜岚虽然是责备,但是心里更多的是欣赏。

这丫头的坚韧和善良,她可是都瞧的真真的,真不知道自己的那个混球儿子是哪里来的福气!

“宋阿姨,今天爸爸怎么样了?”江薇问。

宋莜岚的表情有点严肃,她摇摇头:“说句心里话,不是很可观,你爸爸他……哎……”

长长的一声哀叹,让江薇哪里还有不明白的,但是她没有灰心。

“东离说过的,手术有20%的成功率,我相信他!”

“这手术做成功了固然是好的,但是毕竟只有20%,而且……你爸现在的状况还不适合做手术,要看情况才行。”

宋莜岚的眼里有着一丝忧心。

这些事情她又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情况不允许罢了。

江薇看的心里急:“怎么会这样呢,这手术还得看什么情况的吗?”

“你爸爸刚刚大手术过来没多久,现在真的不适合做再大的手术了,所以一切还都得从长计议才行。”

宋莜岚的话也不无道理,现在他们还真是不能操之过急。

“好宋阿姨,一切都听您的,可您也不要太辛苦了,爸爸这儿还有护工照顾,您要是忙的话也可以不每天都来的。”

“害,我这每天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往这儿走走也是给我自己散散心。”

宋莜岚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饭盒打开,然后还分了一些给江薇,“我今天饭买的多,还买了护工的,刚刚护工跟我说临时有事,先走了,我正在愁这多买的饭怎么办呢,你就来了,要不要吃点?”

“也好,都没怎么单独跟宋姨一起吃过饭呢。”江薇也没客气,直接坐下。

宋莜岚买的是套餐,一份是排骨汤饭,一份是西红柿炒牛腩,虽然都挺家常小炒,但是说真的,也是真好吃。

“你想吃哪份?”宋莜岚笑眯眯的问。

“这个吧。”江薇指了指西红柿牛腩。

宋莜岚把饭盒递到了她的跟前,两人面对面的坐着,吃的倒是欢愉。

“宋姨来吃点牛肉。”江薇很懂事的分了一半的牛腩出来。

“你自己吃就行。”宋莜岚笑道。

吃饭的时间他们闭口不谈那些不快乐的事情,就像是都说好了似的,沉默良久,宋莜岚笑着问:“今天傅东离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他公司忙吧,我听魏启初说,他们公司现在的订单都快要堆成山了,只怕他忙的是脚不沾地的。”江薇一边说一边摇头。

大家都羡慕出身贵族,但其实豪门的生活要承担的压力很大!

也不知道傅东离这么一个没有实战经验的人能不能抗得过!

“他可以的。”宋莜岚就像是看出了江薇心中的所想,笑着对着她道。

江薇耸了耸肩:“他这个人就是好强,我说过要帮他分担一点,他都没答应呢!”

“你的小卟点不也是一堆事嘛,按照道理是他得给你分担才是。”宋莜岚笑着说。

江薇瘪了瘪嘴,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她的小卟点状况百出,也是需要费心费力地。

“对了薇薇,你这几天有空吗?”宋莜岚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开口问。

“我?”江薇有点为难的摇了摇头,“后天我要去一趟C市,处理点事情,可能没什么时间了,如果宋姨不急的话,不如等我从C市回来再说,估计在C市最长也就待五天左右。”

去C市,她可是为了打开市场的!

“也不是很急,等你回来说也行的,其实我就是想让你陪我去这附近的寺庙转转,为你和东离算一算姻缘罢了。”宋莜岚倏然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