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所以一定要坚守阵地,只准对我一个人见色起心。”

“……”苏言喉咙噎了下。

“我的身体和灵魂,都可以随便意**淫。”

“季亦诺。”他咬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叫她的名字。

“啊啊……是不是要试一试了?”

“注意的措辞。”

“哦?”某少女故作深虑思忖状,小下巴抵在公爵的鼻子上,“意**淫吗?不对啊?那就……掳掠?”

“……”某只傲娇的大喵喵一瞬不想说话了。

季亦诺嘻嘻直笑,忽然俩手一托腮,特漫不经心感慨道,

“其实我还是有那么一咪咪点羡慕那位青梅的啊,从小喵喵到大喵喵,所有的样子她都见过啊,老实说,我也想看看耶。”

恰好,繁华街口的绿灯亮了。

清纯美丽mm田间写真图片

“不过,从大喵喵到老喵喵,都只准我一个人看了!”她一转头,眉梢高高的挑起来了,眼睛里都溢满出潋滟的笑意,细细碎碎的闪烁着。

他静看了半秒,又重新开动跑车,净眸划过一抹深暗。

……

跑车又开没到一分钟,才刚转过十字路口,季亦诺突然表情很严肃的说,

“大喵喵,我想买一套衣服。”

转角的不远处,就是罗马Frattina购物商场。

“大喵喵,确定要一直这样……站着吗?”商场里,某家国际女装专卖柜的透明玻璃门外,季亦诺俩眼直勾勾的看着某个一瞬不瞬静站着的男人,还有被他紧紧拽着狗链的公爵。

苏言白皙的脸颊上竟然浮了一层淡淡的微红,又抽搐着眼角瞥向身后的那家店铺

Garine Gilson,欧洲奢华内衣品牌专柜。

他为什么会和她来这种地方?

苏言更抿紧了唇,分明的唇线显得更加精致,又垂下视线,脸色凌厉的瞪了眼脚边的某牧羊犬。

深呼吸……

为什么这个商场允许宠物入内的?

……

刚刚在车里的时候她突然说要买衣服,他以为是要买明天晚上舞会穿的礼服,心想既然是她陪同他一起出席的,自然应该由他来买,而且他本来就已经打算直接让人把礼服送去别墅。

现在正好有时间,那让她自己挑好了。

没想到,等他们一起进了商场之后,季亦诺就直接把他领到这儿来了,还小脸相当诚恳的美其名曰,

“晚上睡觉总不能一直穿的衬衣吧!得买套睡衣轮着换!”

他,“……”

果断掉头就要走,没想到抬出去的脚都还没落下来,整个人趔趄的往后一退,差点儿没一屁股摔倒。

他都忘记他手里还牵着项圈狗链,居然被公爵死命的往专柜店里面拽……→_→

某只牧羊犬很强烈的想要进店里去……于是就出现了一喵一犬互相卯足劲拔河拉拽的对垒局面。

“公爵,跟我走!”苏言一声颇凉的冷喝。

公爵显然不搭理,昂着脑袋转过来,一双水汪汪的杏仁眸望着季亦诺,我也要进去,我也要进去,噢唔……

季亦诺坏森森一笑,“大喵喵,害什么羞啊,一起进来呗。” 【 .】,精彩免费!

“所以一定要坚守阵地,只准对我一个人见色起心。”

“……”苏言喉咙噎了下。

“我的身体和灵魂,都可以随便意**淫。”

“季亦诺。”他咬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叫她的名字。

“啊啊……是不是要试一试了?”

“注意的措辞。”

“哦?”某少女故作深虑思忖状,小下巴抵在公爵的鼻子上,“意**淫吗?不对啊?那就……掳掠?”

“……”某只傲娇的大喵喵一瞬不想说话了。

季亦诺嘻嘻直笑,忽然俩手一托腮,特漫不经心感慨道,

“其实我还是有那么一咪咪点羡慕那位青梅的啊,从小喵喵到大喵喵,所有的样子她都见过啊,老实说,我也想看看耶。”

恰好,繁华街口的绿灯亮了。

“不过,从大喵喵到老喵喵,都只准我一个人看了!”她一转头,眉梢高高的挑起来了,眼睛里都溢满出潋滟的笑意,细细碎碎的闪烁着。

他静看了半秒,又重新开动跑车,净眸划过一抹深暗。

……

跑车又开没到一分钟,才刚转过十字路口,季亦诺突然表情很严肃的说,

“大喵喵,我想买一套衣服。”

转角的不远处,就是罗马Frattina购物商场。

“大喵喵,确定要一直这样……站着吗?”商场里,某家国际女装专卖柜的透明玻璃门外,季亦诺俩眼直勾勾的看着某个一瞬不瞬静站着的男人,还有被他紧紧拽着狗链的公爵。

苏言白皙的脸颊上竟然浮了一层淡淡的微红,又抽搐着眼角瞥向身后的那家店铺

Garine Gilson,欧洲奢华内衣品牌专柜。

他为什么会和她来这种地方?

苏言更抿紧了唇,分明的唇线显得更加精致,又垂下视线,脸色凌厉的瞪了眼脚边的某牧羊犬。

深呼吸……

为什么这个商场允许宠物入内的?

……

刚刚在车里的时候她突然说要买衣服,他以为是要买明天晚上舞会穿的礼服,心想既然是她陪同他一起出席的,自然应该由他来买,而且他本来就已经打算直接让人把礼服送去别墅。

现在正好有时间,那让她自己挑好了。

没想到,等他们一起进了商场之后,季亦诺就直接把他领到这儿来了,还小脸相当诚恳的美其名曰,

“晚上睡觉总不能一直穿的衬衣吧!得买套睡衣轮着换!”

他,“……”

果断掉头就要走,没想到抬出去的脚都还没落下来,整个人趔趄的往后一退,差点儿没一屁股摔倒。

他都忘记他手里还牵着项圈狗链,居然被公爵死命的往专柜店里面拽……→_→

某只牧羊犬很强烈的想要进店里去……于是就出现了一喵一犬互相卯足劲拔河拉拽的对垒局面。

“公爵,跟我走!”苏言一声颇凉的冷喝。

公爵显然不搭理,昂着脑袋转过来,一双水汪汪的杏仁眸望着季亦诺,我也要进去,我也要进去,噢唔……

季亦诺坏森森一笑,“大喵喵,害什么羞啊,一起进来呗。”

【 .】,精彩免费!

“所以一定要坚守阵地,只准对我一个人见色起心。”

“……”苏言喉咙噎了下。

“我的身体和灵魂,都可以随便意**淫。”

“季亦诺。”他咬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叫她的名字。

“啊啊……是不是要试一试了?”

“注意的措辞。”

“哦?”某少女故作深虑思忖状,小下巴抵在公爵的鼻子上,“意**淫吗?不对啊?那就……掳掠?”

“……”某只傲娇的大喵喵一瞬不想说话了。

季亦诺嘻嘻直笑,忽然俩手一托腮,特漫不经心感慨道,

“其实我还是有那么一咪咪点羡慕那位青梅的啊,从小喵喵到大喵喵,所有的样子她都见过啊,老实说,我也想看看耶。”

恰好,繁华街口的绿灯亮了。

“不过,从大喵喵到老喵喵,都只准我一个人看了!”她一转头,眉梢高高的挑起来了,眼睛里都溢满出潋滟的笑意,细细碎碎的闪烁着。

他静看了半秒,又重新开动跑车,净眸划过一抹深暗。

……

跑车又开没到一分钟,才刚转过十字路口,季亦诺突然表情很严肃的说,

“大喵喵,我想买一套衣服。”

转角的不远处,就是罗马Frattina购物商场。

“大喵喵,确定要一直这样……站着吗?”商场里,某家国际女装专卖柜的透明玻璃门外,季亦诺俩眼直勾勾的看着某个一瞬不瞬静站着的男人,还有被他紧紧拽着狗链的公爵。

苏言白皙的脸颊上竟然浮了一层淡淡的微红,又抽搐着眼角瞥向身后的那家店铺

Garine Gilson,欧洲奢华内衣品牌专柜。

他为什么会和她来这种地方?

苏言更抿紧了唇,分明的唇线显得更加精致,又垂下视线,脸色凌厉的瞪了眼脚边的某牧羊犬。

深呼吸……

为什么这个商场允许宠物入内的?

……

刚刚在车里的时候她突然说要买衣服,他以为是要买明天晚上舞会穿的礼服,心想既然是她陪同他一起出席的,自然应该由他来买,而且他本来就已经打算直接让人把礼服送去别墅。

现在正好有时间,那让她自己挑好了。

没想到,等他们一起进了商场之后,季亦诺就直接把他领到这儿来了,还小脸相当诚恳的美其名曰,

“晚上睡觉总不能一直穿的衬衣吧!得买套睡衣轮着换!”

他,“……”

果断掉头就要走,没想到抬出去的脚都还没落下来,整个人趔趄的往后一退,差点儿没一屁股摔倒。

他都忘记他手里还牵着项圈狗链,居然被公爵死命的往专柜店里面拽……→_→

某只牧羊犬很强烈的想要进店里去……于是就出现了一喵一犬互相卯足劲拔河拉拽的对垒局面。

“公爵,跟我走!”苏言一声颇凉的冷喝。

公爵显然不搭理,昂着脑袋转过来,一双水汪汪的杏仁眸望着季亦诺,我也要进去,我也要进去,噢唔……

季亦诺坏森森一笑,“大喵喵,害什么羞啊,一起进来呗。”

【 .】,精彩免费!

“所以一定要坚守阵地,只准对我一个人见色起心。”

“……”苏言喉咙噎了下。

“我的身体和灵魂,都可以随便意**淫。”

“季亦诺。”他咬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叫她的名字。

“啊啊……是不是要试一试了?”

“注意的措辞。”

“哦?”某少女故作深虑思忖状,小下巴抵在公爵的鼻子上,“意**淫吗?不对啊?那就……掳掠?”

“……”某只傲娇的大喵喵一瞬不想说话了。

季亦诺嘻嘻直笑,忽然俩手一托腮,特漫不经心感慨道,

“其实我还是有那么一咪咪点羡慕那位青梅的啊,从小喵喵到大喵喵,所有的样子她都见过啊,老实说,我也想看看耶。”

恰好,繁华街口的绿灯亮了。

“不过,从大喵喵到老喵喵,都只准我一个人看了!”她一转头,眉梢高高的挑起来了,眼睛里都溢满出潋滟的笑意,细细碎碎的闪烁着。

他静看了半秒,又重新开动跑车,净眸划过一抹深暗。

……

跑车又开没到一分钟,才刚转过十字路口,季亦诺突然表情很严肃的说,

“大喵喵,我想买一套衣服。”

转角的不远处,就是罗马Frattina购物商场。

“大喵喵,确定要一直这样……站着吗?”商场里,某家国际女装专卖柜的透明玻璃门外,季亦诺俩眼直勾勾的看着某个一瞬不瞬静站着的男人,还有被他紧紧拽着狗链的公爵。

苏言白皙的脸颊上竟然浮了一层淡淡的微红,又抽搐着眼角瞥向身后的那家店铺

Garine Gilson,欧洲奢华内衣品牌专柜。

他为什么会和她来这种地方?

苏言更抿紧了唇,分明的唇线显得更加精致,又垂下视线,脸色凌厉的瞪了眼脚边的某牧羊犬。

深呼吸……

为什么这个商场允许宠物入内的?

……

刚刚在车里的时候她突然说要买衣服,他以为是要买明天晚上舞会穿的礼服,心想既然是她陪同他一起出席的,自然应该由他来买,而且他本来就已经打算直接让人把礼服送去别墅。

现在正好有时间,那让她自己挑好了。

没想到,等他们一起进了商场之后,季亦诺就直接把他领到这儿来了,还小脸相当诚恳的美其名曰,

“晚上睡觉总不能一直穿的衬衣吧!得买套睡衣轮着换!”

他,“……”

果断掉头就要走,没想到抬出去的脚都还没落下来,整个人趔趄的往后一退,差点儿没一屁股摔倒。

他都忘记他手里还牵着项圈狗链,居然被公爵死命的往专柜店里面拽……→_→

某只牧羊犬很强烈的想要进店里去……于是就出现了一喵一犬互相卯足劲拔河拉拽的对垒局面。

“公爵,跟我走!”苏言一声颇凉的冷喝。

公爵显然不搭理,昂着脑袋转过来,一双水汪汪的杏仁眸望着季亦诺,我也要进去,我也要进去,噢唔……

季亦诺坏森森一笑,“大喵喵,害什么羞啊,一起进来呗。”

【 .】,精彩免费!

“所以一定要坚守阵地,只准对我一个人见色起心。”

“……”苏言喉咙噎了下。

“我的身体和灵魂,都可以随便意**淫。”

“季亦诺。”他咬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叫她的名字。

“啊啊……是不是要试一试了?”

“注意的措辞。”

“哦?”某少女故作深虑思忖状,小下巴抵在公爵的鼻子上,“意**淫吗?不对啊?那就……掳掠?”

“……”某只傲娇的大喵喵一瞬不想说话了。

季亦诺嘻嘻直笑,忽然俩手一托腮,特漫不经心感慨道,

“其实我还是有那么一咪咪点羡慕那位青梅的啊,从小喵喵到大喵喵,所有的样子她都见过啊,老实说,我也想看看耶。”

恰好,繁华街口的绿灯亮了。

“不过,从大喵喵到老喵喵,都只准我一个人看了!”她一转头,眉梢高高的挑起来了,眼睛里都溢满出潋滟的笑意,细细碎碎的闪烁着。

他静看了半秒,又重新开动跑车,净眸划过一抹深暗。

……

跑车又开没到一分钟,才刚转过十字路口,季亦诺突然表情很严肃的说,

“大喵喵,我想买一套衣服。”

转角的不远处,就是罗马Frattina购物商场。

“大喵喵,确定要一直这样……站着吗?”商场里,某家国际女装专卖柜的透明玻璃门外,季亦诺俩眼直勾勾的看着某个一瞬不瞬静站着的男人,还有被他紧紧拽着狗链的公爵。

苏言白皙的脸颊上竟然浮了一层淡淡的微红,又抽搐着眼角瞥向身后的那家店铺

Garine Gilson,欧洲奢华内衣品牌专柜。

他为什么会和她来这种地方?

苏言更抿紧了唇,分明的唇线显得更加精致,又垂下视线,脸色凌厉的瞪了眼脚边的某牧羊犬。

深呼吸……

为什么这个商场允许宠物入内的?

……

刚刚在车里的时候她突然说要买衣服,他以为是要买明天晚上舞会穿的礼服,心想既然是她陪同他一起出席的,自然应该由他来买,而且他本来就已经打算直接让人把礼服送去别墅。

现在正好有时间,那让她自己挑好了。

没想到,等他们一起进了商场之后,季亦诺就直接把他领到这儿来了,还小脸相当诚恳的美其名曰,

“晚上睡觉总不能一直穿的衬衣吧!得买套睡衣轮着换!”

他,“……”

果断掉头就要走,没想到抬出去的脚都还没落下来,整个人趔趄的往后一退,差点儿没一屁股摔倒。

他都忘记他手里还牵着项圈狗链,居然被公爵死命的往专柜店里面拽……→_→

某只牧羊犬很强烈的想要进店里去……于是就出现了一喵一犬互相卯足劲拔河拉拽的对垒局面。

“公爵,跟我走!”苏言一声颇凉的冷喝。

公爵显然不搭理,昂着脑袋转过来,一双水汪汪的杏仁眸望着季亦诺,我也要进去,我也要进去,噢唔……

季亦诺坏森森一笑,“大喵喵,害什么羞啊,一起进来呗。”

【 .】,精彩免费!

“所以一定要坚守阵地,只准对我一个人见色起心。”

“……”苏言喉咙噎了下。

“我的身体和灵魂,都可以随便意**淫。”

“季亦诺。”他咬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叫她的名字。

“啊啊……是不是要试一试了?”

“注意的措辞。”

“哦?”某少女故作深虑思忖状,小下巴抵在公爵的鼻子上,“意**淫吗?不对啊?那就……掳掠?”

“……”某只傲娇的大喵喵一瞬不想说话了。

季亦诺嘻嘻直笑,忽然俩手一托腮,特漫不经心感慨道,

“其实我还是有那么一咪咪点羡慕那位青梅的啊,从小喵喵到大喵喵,所有的样子她都见过啊,老实说,我也想看看耶。”

恰好,繁华街口的绿灯亮了。

“不过,从大喵喵到老喵喵,都只准我一个人看了!”她一转头,眉梢高高的挑起来了,眼睛里都溢满出潋滟的笑意,细细碎碎的闪烁着。

他静看了半秒,又重新开动跑车,净眸划过一抹深暗。

……

跑车又开没到一分钟,才刚转过十字路口,季亦诺突然表情很严肃的说,

“大喵喵,我想买一套衣服。”

转角的不远处,就是罗马Frattina购物商场。

“大喵喵,确定要一直这样……站着吗?”商场里,某家国际女装专卖柜的透明玻璃门外,季亦诺俩眼直勾勾的看着某个一瞬不瞬静站着的男人,还有被他紧紧拽着狗链的公爵。

苏言白皙的脸颊上竟然浮了一层淡淡的微红,又抽搐着眼角瞥向身后的那家店铺

Garine Gilson,欧洲奢华内衣品牌专柜。

他为什么会和她来这种地方?

苏言更抿紧了唇,分明的唇线显得更加精致,又垂下视线,脸色凌厉的瞪了眼脚边的某牧羊犬。

深呼吸……

为什么这个商场允许宠物入内的?

……

刚刚在车里的时候她突然说要买衣服,他以为是要买明天晚上舞会穿的礼服,心想既然是她陪同他一起出席的,自然应该由他来买,而且他本来就已经打算直接让人把礼服送去别墅。

现在正好有时间,那让她自己挑好了。

没想到,等他们一起进了商场之后,季亦诺就直接把他领到这儿来了,还小脸相当诚恳的美其名曰,

“晚上睡觉总不能一直穿的衬衣吧!得买套睡衣轮着换!”

他,“……”

果断掉头就要走,没想到抬出去的脚都还没落下来,整个人趔趄的往后一退,差点儿没一屁股摔倒。

他都忘记他手里还牵着项圈狗链,居然被公爵死命的往专柜店里面拽……→_→

某只牧羊犬很强烈的想要进店里去……于是就出现了一喵一犬互相卯足劲拔河拉拽的对垒局面。

“公爵,跟我走!”苏言一声颇凉的冷喝。

公爵显然不搭理,昂着脑袋转过来,一双水汪汪的杏仁眸望着季亦诺,我也要进去,我也要进去,噢唔……

季亦诺坏森森一笑,“大喵喵,害什么羞啊,一起进来呗。”

【 .】,精彩免费!

“所以一定要坚守阵地,只准对我一个人见色起心。”

“……”苏言喉咙噎了下。

“我的身体和灵魂,都可以随便意**淫。”

“季亦诺。”他咬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叫她的名字。

“啊啊……是不是要试一试了?”

“注意的措辞。”

“哦?”某少女故作深虑思忖状,小下巴抵在公爵的鼻子上,“意**淫吗?不对啊?那就……掳掠?”

“……”某只傲娇的大喵喵一瞬不想说话了。

季亦诺嘻嘻直笑,忽然俩手一托腮,特漫不经心感慨道,

“其实我还是有那么一咪咪点羡慕那位青梅的啊,从小喵喵到大喵喵,所有的样子她都见过啊,老实说,我也想看看耶。”

恰好,繁华街口的绿灯亮了。

“不过,从大喵喵到老喵喵,都只准我一个人看了!”她一转头,眉梢高高的挑起来了,眼睛里都溢满出潋滟的笑意,细细碎碎的闪烁着。

他静看了半秒,又重新开动跑车,净眸划过一抹深暗。

……

跑车又开没到一分钟,才刚转过十字路口,季亦诺突然表情很严肃的说,

“大喵喵,我想买一套衣服。”

转角的不远处,就是罗马Frattina购物商场。

“大喵喵,确定要一直这样……站着吗?”商场里,某家国际女装专卖柜的透明玻璃门外,季亦诺俩眼直勾勾的看着某个一瞬不瞬静站着的男人,还有被他紧紧拽着狗链的公爵。

苏言白皙的脸颊上竟然浮了一层淡淡的微红,又抽搐着眼角瞥向身后的那家店铺

Garine Gilson,欧洲奢华内衣品牌专柜。

他为什么会和她来这种地方?

苏言更抿紧了唇,分明的唇线显得更加精致,又垂下视线,脸色凌厉的瞪了眼脚边的某牧羊犬。

深呼吸……

为什么这个商场允许宠物入内的?

……

刚刚在车里的时候她突然说要买衣服,他以为是要买明天晚上舞会穿的礼服,心想既然是她陪同他一起出席的,自然应该由他来买,而且他本来就已经打算直接让人把礼服送去别墅。

现在正好有时间,那让她自己挑好了。

没想到,等他们一起进了商场之后,季亦诺就直接把他领到这儿来了,还小脸相当诚恳的美其名曰,

“晚上睡觉总不能一直穿的衬衣吧!得买套睡衣轮着换!”

他,“……”

果断掉头就要走,没想到抬出去的脚都还没落下来,整个人趔趄的往后一退,差点儿没一屁股摔倒。

他都忘记他手里还牵着项圈狗链,居然被公爵死命的往专柜店里面拽……→_→

某只牧羊犬很强烈的想要进店里去……于是就出现了一喵一犬互相卯足劲拔河拉拽的对垒局面。

“公爵,跟我走!”苏言一声颇凉的冷喝。

公爵显然不搭理,昂着脑袋转过来,一双水汪汪的杏仁眸望着季亦诺,我也要进去,我也要进去,噢唔……

季亦诺坏森森一笑,“大喵喵,害什么羞啊,一起进来呗。”

【 .】,精彩免费!

“所以一定要坚守阵地,只准对我一个人见色起心。”

“……”苏言喉咙噎了下。

“我的身体和灵魂,都可以随便意**淫。”

“季亦诺。”他咬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叫她的名字。

“啊啊……是不是要试一试了?”

“注意的措辞。”

“哦?”某少女故作深虑思忖状,小下巴抵在公爵的鼻子上,“意**淫吗?不对啊?那就……掳掠?”

“……”某只傲娇的大喵喵一瞬不想说话了。

季亦诺嘻嘻直笑,忽然俩手一托腮,特漫不经心感慨道,

“其实我还是有那么一咪咪点羡慕那位青梅的啊,从小喵喵到大喵喵,所有的样子她都见过啊,老实说,我也想看看耶。”

恰好,繁华街口的绿灯亮了。

“不过,从大喵喵到老喵喵,都只准我一个人看了!”她一转头,眉梢高高的挑起来了,眼睛里都溢满出潋滟的笑意,细细碎碎的闪烁着。

他静看了半秒,又重新开动跑车,净眸划过一抹深暗。

……

跑车又开没到一分钟,才刚转过十字路口,季亦诺突然表情很严肃的说,

“大喵喵,我想买一套衣服。”

转角的不远处,就是罗马Frattina购物商场。

“大喵喵,确定要一直这样……站着吗?”商场里,某家国际女装专卖柜的透明玻璃门外,季亦诺俩眼直勾勾的看着某个一瞬不瞬静站着的男人,还有被他紧紧拽着狗链的公爵。

苏言白皙的脸颊上竟然浮了一层淡淡的微红,又抽搐着眼角瞥向身后的那家店铺

Garine Gilson,欧洲奢华内衣品牌专柜。

他为什么会和她来这种地方?

苏言更抿紧了唇,分明的唇线显得更加精致,又垂下视线,脸色凌厉的瞪了眼脚边的某牧羊犬。

深呼吸……

为什么这个商场允许宠物入内的?

……

刚刚在车里的时候她突然说要买衣服,他以为是要买明天晚上舞会穿的礼服,心想既然是她陪同他一起出席的,自然应该由他来买,而且他本来就已经打算直接让人把礼服送去别墅。

现在正好有时间,那让她自己挑好了。

没想到,等他们一起进了商场之后,季亦诺就直接把他领到这儿来了,还小脸相当诚恳的美其名曰,

“晚上睡觉总不能一直穿的衬衣吧!得买套睡衣轮着换!”

他,“……”

果断掉头就要走,没想到抬出去的脚都还没落下来,整个人趔趄的往后一退,差点儿没一屁股摔倒。

他都忘记他手里还牵着项圈狗链,居然被公爵死命的往专柜店里面拽……→_→

某只牧羊犬很强烈的想要进店里去……于是就出现了一喵一犬互相卯足劲拔河拉拽的对垒局面。

“公爵,跟我走!”苏言一声颇凉的冷喝。

公爵显然不搭理,昂着脑袋转过来,一双水汪汪的杏仁眸望着季亦诺,我也要进去,我也要进去,噢唔……

季亦诺坏森森一笑,“大喵喵,害什么羞啊,一起进来呗。”

【 .】,精彩免费!

“所以一定要坚守阵地,只准对我一个人见色起心。”

“……”苏言喉咙噎了下。

“我的身体和灵魂,都可以随便意**淫。”

“季亦诺。”他咬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叫她的名字。

“啊啊……是不是要试一试了?”

“注意的措辞。”

“哦?”某少女故作深虑思忖状,小下巴抵在公爵的鼻子上,“意**淫吗?不对啊?那就……掳掠?”

“……”某只傲娇的大喵喵一瞬不想说话了。

季亦诺嘻嘻直笑,忽然俩手一托腮,特漫不经心感慨道,

“其实我还是有那么一咪咪点羡慕那位青梅的啊,从小喵喵到大喵喵,所有的样子她都见过啊,老实说,我也想看看耶。”

恰好,繁华街口的绿灯亮了。

“不过,从大喵喵到老喵喵,都只准我一个人看了!”她一转头,眉梢高高的挑起来了,眼睛里都溢满出潋滟的笑意,细细碎碎的闪烁着。

他静看了半秒,又重新开动跑车,净眸划过一抹深暗。

……

跑车又开没到一分钟,才刚转过十字路口,季亦诺突然表情很严肃的说,

“大喵喵,我想买一套衣服。”

转角的不远处,就是罗马Frattina购物商场。

“大喵喵,确定要一直这样……站着吗?”商场里,某家国际女装专卖柜的透明玻璃门外,季亦诺俩眼直勾勾的看着某个一瞬不瞬静站着的男人,还有被他紧紧拽着狗链的公爵。

苏言白皙的脸颊上竟然浮了一层淡淡的微红,又抽搐着眼角瞥向身后的那家店铺

Garine Gilson,欧洲奢华内衣品牌专柜。

他为什么会和她来这种地方?

苏言更抿紧了唇,分明的唇线显得更加精致,又垂下视线,脸色凌厉的瞪了眼脚边的某牧羊犬。

深呼吸……

为什么这个商场允许宠物入内的?

……

刚刚在车里的时候她突然说要买衣服,他以为是要买明天晚上舞会穿的礼服,心想既然是她陪同他一起出席的,自然应该由他来买,而且他本来就已经打算直接让人把礼服送去别墅。

现在正好有时间,那让她自己挑好了。

没想到,等他们一起进了商场之后,季亦诺就直接把他领到这儿来了,还小脸相当诚恳的美其名曰,

“晚上睡觉总不能一直穿的衬衣吧!得买套睡衣轮着换!”

他,“……”

果断掉头就要走,没想到抬出去的脚都还没落下来,整个人趔趄的往后一退,差点儿没一屁股摔倒。

他都忘记他手里还牵着项圈狗链,居然被公爵死命的往专柜店里面拽……→_→

某只牧羊犬很强烈的想要进店里去……于是就出现了一喵一犬互相卯足劲拔河拉拽的对垒局面。

“公爵,跟我走!”苏言一声颇凉的冷喝。

公爵显然不搭理,昂着脑袋转过来,一双水汪汪的杏仁眸望着季亦诺,我也要进去,我也要进去,噢唔……

季亦诺坏森森一笑,“大喵喵,害什么羞啊,一起进来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