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笑了笑,抬脚与罗碧去了竹亭子,后面蒋艺昕端了一盘红烧泥鱼串准备跟上,文骁一把抓了他的手腕:“想去就把参草鱼放下,要么就别去,罗碧见不得参草鱼又不是不知道,去惹她干嘛?”

蒋艺昕悻悻的坐下,咬了一口烤串道:“我自己吃,又不让她吃。”

罗杰嗤笑,慢条斯理舀了一勺汤喝下去:“厨房的餐具她都不让用,以为她能受得了别人在她面前吃参草鱼?行了蒋艺昕,有的吃就不错了,可别去惹她。”

“罗上校说得对。”秦奕朗也开了口。

一个向着自己的也没有,蒋艺昕歇了心思,眼见着罗杰和文骁挥着勺子筷子动作飞快,他什么想法都没了,麻溜的参与到抢食大战中。

罗碧叫着凤凌先去了水槽那边,到了地方便扔出前段日子捕杀的那只幼崽贵妃猪,不过四五斤重,很小的一只,就像蒋艺昕说的,应该没断奶。

“我们烤乳猪吃。”罗碧笑嘻嘻的说。

烤乳猪呀!罗碧上辈子没吃过,穿越后家庭条件所限也没吃过,她老早就想吃了,今天那些参草鱼刺激到她了,索性烤只小乳猪解恨。

论营养价值和安抚作用,贵妃猪直接碾压参草鱼,再说了,上数一万八千年,后数一万八千年,什么肉都比不上猪肉香,就那泥沼里生的参草鱼,与贵妃猪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好。”凤凌笑着应了。

“我去竹亭子把烤架什么的拿出来。”

凤凌点了下头,下手处理贵妃猪,罗碧高高兴兴跑到竹亭子,把一套崭新的烤架扔出来,营养调料她也不缺,一样一样取出来摆放好。

青春少女房内荡秋千闭眼微笑温柔甜美写真

幼崽贵妃猪很好处理,凤凌清洗干净拎到竹亭子,选了合适的调料塞到贵妃猪的肚子里,外面再抹一层调料,放到烤架上烤制。

罗碧也没闲着,洗了一套青花瓷餐具摆放到桌子上,顺便还洗了一盘水果。她这边刚忙完,秦奕朗跟罗杰、文骁就迈步进了竹亭子,蒋艺昕没跟来,被厉风拽着去河边捕捞河鲜了。

“瞧,我们有口福了。”罗杰一眼就看到烤架上的烤乳猪了,回头跟秦奕朗说了一句,凑到烤架旁吸了一口气:“还别说,贵妃猪的肉就是香。”

凤凌面无表情的撒调料,文骁过去帮忙,想吃就要动手,要不蹭不到好吃的。

罗杰踢了个凳子坐到烤架旁,秦奕朗插不上手,在罗碧对面坐下,罗杰突然偏头问道:“罗碧,在什么地方挖的泥鱼?还有吗?”

罗碧没立刻回答,她起身走到竹亭子边观察一番周围的地面,种植田旁边就有几处潮湿的地方,罗碧取出一把青花瓷小勺子扔给罗杰。

“看到哪儿了吗?”罗碧指了指那个位置,说道:“用青花瓷小勺子去拍几下。”

吆嗬,罗杰挑挑眉,拿着青花瓷小勺子站起来:“行,不就是拍几下,没问题。”

说完,罗杰大步走出去,秦奕朗瞧了一眼,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