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綦这边还在揣测皇后的心思,沈家则又是另外一幅光景。

“蓉儿,你今日怎么有空回来?”沈怀看着坐在止水居陪老夫人说话的沈清蓉有些不解地皱起了眉头,“家里一切都还好吗?”

沈清蓉自从嫁人之后,整个人也变得柔和起来了,眉目见散发出来了一股温婉的气质。

尤其是听到沈怀问她家里好不好的时候,眼底更是闪着温柔。

“多谢父亲牵挂女儿,女儿家里一切都好。”沈清蓉说这些的时候,眼内闪着满足和幸福,“女儿家里人口简单,除了相公之外,就只有几个下人,很好打理的。”

那边的老夫人听了沈清蓉的话,也不自觉地点点头,“难得你相公待你那样好,你一定要记住祖母的话,好好地待你夫君以及府中的下人知道吗?可千万不要苛待府中的那些下人。”

沈清蓉笑着看向老夫人,“祖母放心便是,孙女知道怎么做的。”

沈怀看着对面神采飞扬的庶女,不由得想到之前有同僚在他面前夸赞沈清蓉。

说沈家三小姐雍容华贵,大方得体,出门参加各府的家宴也都是礼仪周到,从未出过半点差错。

那个时候沈怀还以为别人是在他面前故意这样说的,如今亲眼见到沈清蓉,这才发现他真的是一点都不了解自己的女儿,才短短时日,竟然出落得和以往完不同了。

要知道,以前的沈清蓉在沈家嚣张跋扈,任性撒泼,别说是他不喜欢了,就连府中的那些下人也都不喜欢她。

没想到自从胡氏过世之后,这个庶女跟在沈清曦的身边帮着料理后宅,竟然也成长了这么多。

轻盈马尾少女机灵搞怪私房照

“如风最近忙吗?”沈怀对于林如风那个女婿还是很满意的,虽说官职低了些,但按照老夫人的说法,沈家这样的家世,一般人在他们面前都是比较低一些的,“有空的话,也让如风过来吃个饭,毕竟我们都是一家人嘛!”

既然当初无法改变沈清蓉的婚事,那就只能够接受了。

沈怀是大周的丞相,林如风虽说只是一个京兆尹,但他还年轻,以后自己再多加提点一些,日后入主刑部也是指日可待的。

带着这样的想法,沈怀对于这个女婿真的是越想就越觉得满意了。

沈清蓉一听到沈怀说他们是一家人的时候,面上的笑容就更加幸福了。

“相公近来都忙着公务,说是因公务繁忙慢待了父亲和母亲,特地让女儿带回来一些补品来给母亲补身子。”沈清蓉说话的时候,就把目光看向了坐在一边软塌上的李胜男,“母亲当日为女儿谋了这门婚事,女儿和相公都很感激母亲。”

李胜男听了这话,也只是柔柔一笑,“我并没有做什么,这是你们两人天定的缘分。再说了,也是你相公自己相中你的,蓉儿,日后你可一定要好好地过日子,一定要幸福知道吗?”

李胜男家中从未有过正室夫人谋害庶子女的事情,故而她也做不出来那样的事情。

她摸了摸显怀的肚子,“日后你弟弟还指望你照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