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之素走进会客室就看到了萧睿,他穿着笔直合身的西装,一看就是高级订制货,将他衬的俊美非凡,这也是一个颜值比较抗打的贵少,哪里都好,就是眼神不好。..co曼妮给她泡了咖啡,不过可能是嫌弃咖啡是速溶的,安之素见他一口都没喝,心想真是矫情,不过也在心里记下了这个细节,来她这里的都是高端客户,给人家喝速溶

咖啡也有点掉价,回头就让孟曼妮去买台咖啡机回来,以后别整这些速溶咖啡了。

呃,好像歪楼了。

意识到自己想远了,安之素回了神,冷然的问道:“你来干什么?”

“找你谈谈昨晚的事。”萧睿也没有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的说道。“哦?”安之素眉梢一挑,开启讥讽炮:“萧氏集团的总裁这么闲的吗?放着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生意不管,跑来管人家安氏集团的闲事。怎么,你跟杨兮有亲戚么?连安氏

集团都不管她了,你还跑来替她出面。”

萧睿皱眉说道:“你跟听暖同父异母,血缘上也算亲姐妹,怎么你说话就如此刁钻刻薄?”“哦。”安之素也不生气他说自己刻薄,沉吟了两秒道:“可能就是异母的原因吧,毕竟谁生的女儿像谁嘛,我妈可生不出来安听暖那样的戏精,不去演戏,简直是娱乐圈的

一大损失。我一直真心觉得安听暖能够带领娱乐圈的戏精们步入新纪元,你要不回去劝劝她改行?”

呵呵,说我刻薄,我气不死你算我输。

萧睿果然被气到了,憋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更刻薄的话怼回来,到底也是贵少出身,能说出什么太刻薄的话来。

“算了,我跟你计较什么。”萧睿怼不过安之素,又摆出了大度的样子说道:“我今天不是为了杨兮而来的。”安之素又哦了声:“那就是为了安听暖来的呗,让我猜猜,昨天晚上我破坏了你向她求婚,她又跟你装可怜卖惨了吧,肯定又说她从小到大如何如何讨好我,迁就我。我又

如何如何处处针对她,就是不肯认她这个妹妹吧。”

眨眨大眼天真烂漫少女清新私房日记

萧睿没说话,虽然安听暖昨晚喝醉之后说的原话不是如此,但大体上就是安之素说的意思。他有点意外,安之素这么了解安听暖吗?

“演技虽好,可这么多年也没什么进步嘛,反反复复都是那些话,没劲。”安之素摇摇头,一副可惜了这么好一个戏精苗子的语气。萧睿嗤笑了声:“那你呢,这么多年都这样刻薄吗?至少听暖从来没在我面前说过你不好,上次你打了她一巴掌,她也没有跟你计较。你这个当姐姐的为什么不能对她宽容

一些,你爸你妈和她妈妈之间是上一代的恩怨,听暖是无辜的,你这么针对她实在没道理。”“呵呵。”安之素冷笑了声,不怎么理解的说道:“你们男人是天生不具备鉴别白莲花的属性吗?你要是真的很闲的话,我建议你多看看宫斗剧,那里面的白莲花不要太多,

你跟安听暖一对比,就能发现安听暖完符合白莲花的人设。”

白莲花?萧睿有点迷茫,他高中一毕业就去美国了,在美国读的书,也是在美国那边的分公司任的职,国外一待就是十年,每天都很忙,生活很单调,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休闲也

是打打高尔夫游游泳健健身之类的,看电视剧,那是不存在的,对他而言,那就是在浪费生命。

因此他对安之素说的白莲花一词很陌生,压根无法明白她在讽刺安听暖什么。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听暖是我的未婚妻,请你尊重一点。”萧睿就是听不懂,也知道白莲花肯定不是什么好词。

安之素耸耸肩:“看到你,我总算明白以前看到过的一句话了。”

“什么?”萧睿下意识的问道。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有黑既有白,有善既有恶,有好既有坏。再好的人也有讨厌他的人,再坏的人也有喜欢他的人。”安之素平静地说道。

这话萧睿听懂了,不悦的道:“你在暗示我听暖是黑是恶是坏?”“我觉得和你沟通真困难,我这明明是直截了当的说安听暖是白莲花啊,你竟然能理解成我在暗示你?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安之素翻了萧睿一个白眼,简直被这

理解能力打败了。

萧睿:

这关他语文老师什么事?“行了,跟你多说一句话我都觉得在浪费时间。你喜欢安听暖是你的事,我不喜欢她是我的事,你喜欢她没人拦着,但请别来我面前表忠心。我对你海枯石烂的爱情一点兴

趣都没有,出门左转,好走不送。”安之素实在懒得听萧睿再说这些了,直接下了逐客令。“你”萧睿的面子挂不住了,警告道:“听暖是我未婚妻,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你是她姐姐也不行。昨晚的事就算了,听暖不想跟你计较,我也不跟你计较了。但是

再有下次,别怪我不客气。”“哦,原来是来威胁我的。”安之素总算明白了萧睿的来意,她抱着胳膊反问:“怎么个不客气法?跟安听暖当年一样,找个机会陷害我,再把我关进精神病院,不对,要是

再给安听暖一次机会,她应该想直接把我送进监狱吧。”

“你胡说八道什么,当年你的事跟听暖有什么关系,她只是说了自己所看到的事实。”萧睿的脸色变得更加不好了。

“你又知道她看到了什么吗?奉劝你一句,知人知面不知心,别到最后才知道自己被个女人耍的团团转,呵呵。”安之素看萧睿的眼神充满了同情。

萧睿非常不喜欢安之素的眼神,总感觉充满了嘲讽,就像对他智商的侮辱,让他十分不舒服。

“不可理喻!你再挑战我的耐心,总有你吃亏的时候。”萧睿撂下最后一个警告的话就走了,再不走,他怕自己连最后一点风度都维持不住了。安之素看着他拂袖而去的背影,嘴角扬起了一抹嗤笑。她觉得萧睿要是皇帝的话,那八成也是甄嬛传里的皇帝,最后不但被后宫妃子们戴绿帽子,还被妃子们联手弄死了。哎,都是看不清白莲花的锅啊。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